他也不怕寇府的门生故旧找他麻烦。

  寇季一旦离开了汴京城,寇府的门生故旧就会实力大减。

  寇准已经离开了中枢,纵然能影响到朝局,影响力也有限。

  再说了,真正不愿意帮朱能和高卫昭开设边市的又不是他,到时候有人找麻烦的话,自然有大个的去对付。

  人走茶凉,可不是随便说说的。

  已故文惠公薛居正,活着的时候那是门生故旧遍天下,每日上门拜访的,就没有五品以下的官。

  薛居正故去以后,薛府变得门可罗雀。

  薛居正继子患病以后,儿媳妇需要搭上自己和薛府的家业去寻求庇护。

  还有寇准,担任宰相期间,那是人人吹捧,围绕在他身边的高官一大堆,被罢黜了相位,扔出了汴京城以后。

  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高官们,瞬间依附到了丁谓门下。

  若不是丁谓最初觉得自己担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资历不够、威望不够,特意请寇准回京给自己搭台阶,恐怕寇准都没机会回京。

  更不可能有今日的局面。

  寇季听到了户部员外郎推托之语,略微愣了一下,然后眯起了眼,淡淡的道:“话我说完了,办不办随你们。”

  户部员外郎陪着笑脸,干巴巴的道:“下官一定想办法,一定想办法……”

  寇季没有再搭理户部员外郎,他看向了朱能和高卫昭道:“回去吧,再闹下去,官家就要发火了。”

  “可是……”

  朱能有些不甘心。

  寇季盯着朱能道:“你不相信我吗?”

  朱能闻言,收起了不甘的神色,点头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  说完这话,朱能对高卫昭道:“收拾东西走吧。”

  高卫昭答应了一声。

  二人简单的拿上了自己随身带的一些东西,跟着寇季离开了户部衙门。

  出了户部衙门以后,寇季叮嘱道:“回去以后约束一下你们府上的门人,让他们别像是土匪一样在汴京城里抢人。

  官家眼皮子底下的人,抢光了不好看。

  官家会发火。

  你们可以派遣府上的管事先行一步,在沿途的州府招募匠人。”

  朱能虽然贪了点,但是他相信寇季不会害他,所以听完了寇季一席话以后,果断点了一下头。

  高卫昭见此,也跟着点了一下头。

  他其实没有多少主见,甚至在寇季等人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。

  明面上,高卫昭是燕山郡王。

  可实际上,高府的一切,高处恭说了算。

  高处恭没办法大模大样的出现在人前。

  所以高卫昭才顶着一个燕山郡王的名头在外面晃荡。

  寇季在叮嘱了朱能和高卫昭以后,也不再多言,坐上了马车,回府去了。

  陈琳并没有跟着寇季到寇府去,他看着寇季将三个麻烦人物解决以后,就回宫去复命了。

  朱能和高卫昭在寇季走后,各自坐上了各自的马车,离开了户部衙门。

  此后几日。

  种世衡、朱能、高卫昭三个人果然收拢了门人,没有让门人再出去抢人。

  朱能和高卫昭也没有再去户部衙门闹。

  汴京城似乎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当中。

  只有一处地方,十分热闹。

  那就是寇府。

  随着寇天赐婚事逐渐临近。

  宫里和寇府走动越发频繁了。

  寇府一直持续在喜庆当中。

  一些远处的客人也逐渐上门,住进了寇府。

  每日到寇府门口说吉祥话的人多不胜数。

  每日到寇府讨赏的人亦是如此。

  说吉祥话的,多是受过寇府恩惠的。

  讨赏的多是汴京城里一些游手好闲的人。

  但不论是谁,只要到寇府门口说一句好话,都能得到三两米酒、五两熟肉、一百个铜钱。

  依照寇卉帮寇府搏出的慷慨名声看,寇府的赏赐略有一些寒酸。

  毕竟,寇府的千金大小姐寇卉一高兴,那是大把的金叶子往出撒。

  寇府如今赏出的东西,根本没办法跟金叶子相提并论。

  但这并没有弱了寇府慷慨的名头。

  因为站在寇府门口赏东西和钱的,可不仅仅只有寇府的人,还有宫里的嬷嬷。

  寇府赏一份,宫里的嬷嬷也会赏一份。

  寇府之所以将赏赐的标准降的这么低,主要是因为宫里赏的并不高。

  寇是臣,赵是君。

  寇府的风头不可能盖过宫里。

  虽然寇府和宫里的赏赐都不高。

  但是加起来就高了。

  寇府热闹了好些天,赏出去了好些钱。

  寇天赐的婚期也如约而至。

  成婚当日。

  黎明未至,汴京城四处就升起了药发傀儡。

  寇府所在的街道也被炮仗声给淹没。

  寇天赐着一身大红衣衫,跨着马、领着轿,踏着星光和月色,听着此起彼伏的炮仗声,赶往了皇宫。

  由于宫里有一套繁琐的礼仪等着寇天赐去应付,所以寇天赐必须尽早赶到宫里去。

  寇天赐赶到皇宫的时候,皇宫已经被一片火红的灯笼所笼罩。

  寇天赐依照礼节,如同闯关一般,一层层的通过了宫里设下的所有‘礼仪’关卡。

  最终才抵达了皇宫内。

  到了皇宫里以后,天光已经大亮。

  寇天赐依照礼节,见过了宝庆公主所有的长辈。

  然后又到了延福宫,接受了一大堆的封赏。

  有官、有爵、有物。

  赵祯知道寇天赐头上的虚衔挂不了多久,所以很大方的给寇天赐封赏了一大堆虚衔。

  最终,在陈琳的唱赞声中。

  寇天赐褪下了身上的大红喜服,换上了象征着驸马身份的喜服。

  皇室和民间的穿戴、礼制有很大的不同。

  所以驸马喜服和民间的喜服有很大的区别。

  寇天赐入宫的时候,得穿府上的喜服。

  入宫以后,就得换上驸马喜服。

  寇天赐穿戴整齐以后,去宝庆公主的寝宫,迎出了宝庆公主。

  然后又回到了延福宫,拜见了赵祯、曹皇后,以及宝庆公主的生母大张氏以后,才带着自己的一大堆嫁妆,跟着寇天赐出了宫。

  寇天赐和宝庆出宫的时候,钟鼓齐鸣,宣告着官家嫁女了。

  力士们扛着长长的喇叭,在皇城头上奋力的吹奏。

  宫里的乐师们配合着他们,鸣奏着十分喜庆的乐曲。

  寇天赐胸带大红花,跨着马刚出了皇宫,一过金水桥,就被百姓们围上了。

  陪嫁的嬷嬷、宫女们,一个个赶忙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喜钱散出去。

  场面十分热闹。

  从皇宫到寇府,一路上都有百姓们讨喜钱。

  所以她们派了足足一路。

  一直到了寇府。

  在喧嚣的炮仗声和宾客们的欢呼声中才停下。

  在寇天赐前去迎亲的时候,各路的宾客已经到了寇府。

  等到寇天赐迎回了宝庆公主以后,宾客们簇拥着他们,用欢声笑语将他们送进了寇府。

  入了正堂。

  寇季和向嫣早已等候在了哪儿。

  寇季着一身威风凛凛的蟒袍,向嫣着一身象征着她王妃身份的华服。

  向嫣看着有些激动。

  寇季则是一脸老父亲式的慈爱的笑容。

  “行跪礼……”

  礼部的官员宣了一声。

  寇天赐用一条红绸牵着宝庆公主入了正堂。

  寇季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,心里也是感慨万千。

  昔日他入汴京城的时候,也只是一个比寇天赐大一点的少年郎而已。

  如今一晃眼,儿子都大了,还要成婚了。

  寇天赐和宝庆公主行跪礼的时候,寇季一直陷入在追忆当中。

  一直等到他们行完了跪拜礼。

  寇季才缓缓回神。

  “爹,喝茶……”

  寇天赐跪在寇季面前,双手将茶碗递到了寇季面前。

  寇季端过了茶碗,捧在手里,感慨道:“当年我成婚的时候,喝茶的是你祖父。”

  没有人能明白寇季的意思。

  前世今生,他只正正经经的结过一次婚。

  可惜喝茶的并非是父母。

  寇季说完这话,见四周的宾客们不明所以的在笑,他也笑了,他盯着寇天赐叮嘱道:“成婚以后,就是大人了,要好好的照顾一个家,无论什么时候,肩上的责任不能丢。”

  说到此处,寇季顿了一下,然后看了一眼盖着红盖头的宝庆公主,对寇天赐继续道:“要好好待宝庆,你若是待宝庆不好,定不饶你……”

  寇天赐一脸郑重的道:“知道了,爹……”

  寇季满意的点了点头,端起茶碗浅尝了一口。

  将手里的茶碗交给了丫鬟以后,寇季招了招手。

  向嫣笑着将一串钥匙递给了寇季。

  寇季拿过了钥匙,递到了寇天赐面前,笑着道:“当年你祖父将钥匙传给了我,让我当了寇氏的家。

  今日我将钥匙传给你,以后你当家。”

  眼看着寇季将钥匙递给到了寇天赐面前,周遭的宾客们一脸惊愕。

  他们能清晰的看到寇季的目光,能够感受到寇季目光中没有丝毫的不舍。

  寇府多大的家业?

  寇季就这么大大方方得交给了寇天赐,一点儿也没有贪恋,在场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  更重要的是,寇府的当家人,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当家人。

  寇府当家人更替,里面牵扯到许多东西。

  寇季如今并没有老眼昏花,他正值壮年。

  寇季也没有失去权势。

  他就如此轻易的将寇府的家主之位交给了寇天赐。

  里面蕴含着什么,值得在场的所有人深思。

  别人不知道寇季将当家人传给寇天赐的深意,但是寇天赐自己却知道。

  寇季这是将寇府的一切交给他了。

  他没由来的感觉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北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皮肤强无敌只为原作者圣诞稻草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稻草人并收藏北颂最新章节